图片名称

28

2020

-

09


  从我们办公室的窗外,能看见一座凌空漂浮的岛屿。

  我每日都要整理自己的办公桌,按照5S的要求分门别类地收纳日常使用的物品。可不管我再怎么努力归整这小小的一方天地都是徒劳无功,因为每到第二天一早我来上班的时候桌子上便一片狼藉,像是被人入室抢劫了一般。

  B哥说是因为我每次收拾的时候都没有专心致志,眼睛总是在四处乱瞟。

  我憋着气睥睨他,愤懑地辩解道明明每次我都那么努力地收整,在整个整顿行动之前我都会在心里过一遍整理规范,按部就班地做好每一步,那些具体入微的要求我早已烂熟于胸。我言之凿凿,因为每次清扫我的确都在聚精会神地小心操作,不敢有丝毫怠慢,一丝不苟地完成这个每天都要做的事情,因此我问心无愧,至于他说什么“东张西望的”完全是无稽之谈。

  B哥欲言又止,笑着叹了口气便继续埋头苦干了。

  这时我看到他的桌面洁白无瑕,办公用品都井然有序地放置其上。我尴尬地回过头去,发现窗外的那座岛正飞速地旋转着,裹挟着周围的空气在绚烂的晚霞中激起一阵涟漪,连远方金堂的山都面红耳赤起来。

  良久之后我才发现我又不由自主地看向那座岛了。我不知道那座岛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当我发现它的时候它就已经在那里了,像一团黑黢黢的熔融态塑料。起先的时候我会在空闲的时候偶尔打量下这个不可思议的庞然大物。但后面随着眺望的次数越来越多,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会下意识地望向窗外,目光自然而然地聚集到那座岛上,好像连心绪也乘着风飘了上去。

  不过对于这种微不足道的仰望,我想它不会给予任何回应。就像是一座凝聚人们毕生心血所筑的雕塑,不管人们抱以怎样的心情去鉴赏它,从它的角度来说,它也只能以一副精美绝伦的姿态冷淡地给予回应。

  小L说这是一种病症。

  我恶狠狠地怒视着他,说他才有病。我听见我的声音在发抖。

  他无声地笑道,说不是讲我有病,而是我的桌子病了,或者说是我整理桌子这个动作它病了。

  我疑惑不解地看向他,我这才发现原来他的桌子也干净整洁、一尘不染。我朝他挤眉弄眼,示意他速速向我排忧解惑。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我到底为什么清扫不干净的我的桌子,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对。

  小L看向C哥,跟我比了一个手势。

  此时C哥正好在清理办公桌,只见他动作随意步骤零乱,完全没有我每次清扫桌子时所持有的那种全神贯注的态度——这样漫不经心的能行吗?回过神来时一个整洁有序、不沾微尘的桌面赫然呈现在我面前。

  “你还是不够用心。”C哥说完这句话便下班了。

  我一言不发,转头看向了窗外。此刻的岛在一片交织的瑰丽霞光中逐渐褪色,意图与天际边缘遥远而深邃的夜色融为一体。整个过程像是一场赞不绝口的话剧落下帷幕,主演蓦地转身留下余韵悠长的背影。

  就像夏夜的虫豸能唤醒酣眠的人,杜鹃花会噙住长梦破灭时的泪水。那天早上当我来到办公室的时候,我惊奇地发现我的办公桌干净整洁、焕然一新,而办公室的窗外再也看不到那座奇怪的岛屿了。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