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名称

03

2019

-

09

生之如舟


山间的少年,卧坪遥看苍穹云卷云舒,曾几何时,把往事追忆。母亲给予我现世的生命,人世的大门訇然中开。于是我降生在流星坠落的地方,在夜色如漆中一声啼哭破际长空。喃喃学语,梦呓如痴。对无知世界的第一感触是从登高跌重时躯壳破裂的缺口、迸发的鲜血以及经受不住的疼痛开始的。

栀子花开,凤凰花落。对有形世界的伊始认知是从精彩绝伦的故事开始。梦想,也是从卷帙浩繁的汪洋中开始的。

我们追逐梦想,独自撑舟,离家数里。离家之前,亦如孟郊的《游子吟》:

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,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,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我们挑灯夜读,游弋书海,睡觉之前,亦如李白的《静夜思》: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,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当衣锦还乡时,故土如旧,但风景不在,就像贺知章的《回乡偶书》: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,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

譬如朝露的短暂人生中我们不负韶华,乘着如梭的光阴驶过千山万水,跨越茫茫人海,追逐着梦想,邂逅爱情,不失时机地落地安身立命,成家立业。美好年华如明日黄花,在落英缤纷间洋溢着琐碎的美好时光和对尘世生生不息的热爱。那光怪陆离的幻想,那梦里的三世三生,百花齐放,人来人往,繁华似锦,待觉醒之时,不终归是南柯一梦,繁花已落尽,此情未央,此意难忘,弦虽断,曲犹扬!

可一味畅想未来怀念过往,愁那“古人不见今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”;叹那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”;愿那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当时只道是寻常”!对眼前人、身边事、窗外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,必将与环环相扣的美妙擦肩而过。或是痴迷于男女之情,寻觅“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追寻,一曲一场叹,一生为一人”;执著“君当仗剑,大杀四方,妾自抚琴,沉浮随郎”;许诺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。那么我们只能与陌上红尘共哀此生,与朦胧月影共付年华!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

一年老一年,一日没一日,一秋又一秋,总在不经意的年生,回首彼岸,蓦然发现光景绵长。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,那些繁华哀伤终成过往,长歌当哭,为那些无法兑现的诺言,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,为那些最美丽的青春年华,终散作云烟。

星河瀚海,如斯岁月里,生命就像横渡汪洋大海的一叶扁舟,孤独却目标坚定,我们应该微笑着对自己说:“笑着面对明天,抛开所有的烦恼,期待着梦想的杭塔早日出现在海之彼岸。”

 

关键词: